圖片展示

知識產權糾紛案例

發表時間: 2017-06-22 14:56:54

作者: 徐新如律師-京師(中山)律師事務所

瀏覽:

1996年12月28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核準注冊,A公司取得注冊商標“JINGTA公司NG”的專有使用權,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30類,其中包括糖,注冊有效期自1996年12月28日至2006年12月27日。A公司生產的“JINGTA公司NG”牌系列綿白糖先后被有關部門評定為知名商品。除自銷外,A公司還授權XX市豐臺A公司等其他A公司經營500克裝“JINGTA公司NG”牌精致綿白糖。
A公司訴B公司搭贈應知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侵犯商標權案

【案情】

  原告:A公司
  被告:B公司
  1996年12月28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核準注冊,A公司取得注冊商標“JINGTA公司NG”的專有使用權,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30類,其中包括糖,注冊有效期自1996年12月28日至2006年12月27日。A公司生產的“JINGTA公司NG”牌系列綿白糖先后被有關部門評定為知名商品。除自銷外,A公司還授權XX市豐臺A公司等其他A公司經營500克裝“JINGTA公司NG”牌精致綿白糖。
  1999年10月以來,B公司(以下稱B公司)曾多次以每袋268元的價格,從XX市豐臺A公司購進500克裝“JINGTA公司NG”牌精致綿白糖。B公司還分別從甲批發市場和乙批發市場購進500克裝“JINGTA公司NG”牌精致綿白糖24300袋,其中紅色包裝的4300袋,每袋1.55元;綠色包裝的20000袋,每袋1.7元,總計價款為40465元(至今尚未付款)。自1999年10月20日開始,B公司將上述綿白糖作為搭贈品,裝入其生產的方便面包裝箱中,每箱一袋,并在方便面的包裝箱上注有“箱內附有精美贈品”字樣,共有8743袋隨方便面流入市場。經查,B公司購進的這批綿白糖的“JINGTA公司NG”商標包裝袋系他人擅自制造。1999年11月16日,某工商局認定B公司購買的上述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生產的商品,B公司以假冒的綿白糖搞促銷的行為屬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的行為。該分局決定沒收尚未被B公司裝箱投入市場的假冒“JINGTA公司NG”牌綿白糖15557袋,罰款1萬元。B公司對該處罰決定未提出異議。
  A公司遂向XX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訴稱:B公司的行為侵犯其商標權和商業信譽,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其中經濟損失62.1萬元,商業信譽損失200萬元,其他損失94832元。
  B公司答辯稱:其不知所購綿白糖是侵犯A公司注冊商標的商品,也沒有直接銷售綿白糖,其行為不屬于侵權行為。故不同意A公司的訴訟請求。
  
【審判】

  XX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B公司曾多次從正規渠道購買A公司生產的“JINGTA公司NG”牌綿白糖,對該商品的外觀包裝、產品質量和價格均應有所了解。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查處的B公司購買的這批綿白糖在外觀包裝、產品質量和價格等方面與正常商品均有顯著差異,因此,B公司在主觀上應當知道其購買的這批綿白糖是侵犯A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在銷售自己商品時,搭贈其他商品是經營者一種潛在銷售行為,其性質不受商品售價是否提高、搭贈品是否攤入成本的影響,B公司的行為侵犯了A公司的商標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條、第三十七條、第三十八條第(四)項之規定,判決:
  B公司不得搭贈侵犯A公司“JINGTA公司NG”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向A公司書面致歉;賠償A公司經濟損失1萬元,商業信譽損失4萬元,因訴訟而支出的其他合理費用2000元和部分案件受理費13560元。
  一審判決后,B公司不服,提起上訴稱:
  上訴人沒有銷售假冒A公司注冊商標的綿白糖,也不知道其通過正當渠道購進的綿白糖是假冒商品。因此,不應承擔法律責任。根據我國商標法及其實施細則的規定,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在客觀上表現為銷售或者經銷侵權商品。上訴人并沒有銷售或經銷購進的綿白糖,只是將其作為禮品贈與消費者。原審判決自行解釋法律,將上訴人的贈與行為認定為銷售行為,實屬不當。通過合法的購物場所和渠道購買綿白糖,其主觀上無過錯。即使上訴人的行為構成侵權,侵權賠償額應為上訴人所獲得的利潤或A公司因此所受到的損失。
  而事實上,上訴人并未因此獲得利潤,A公司也沒有證據證明其因此受到了損失。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維護上訴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尊嚴。
  A公司答辯表示服從原審判決。
  XX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A公司依法享有注冊商標“JINGTA公司NG”的專用權。B公司的搭贈行為是一種銷售行為。上訴人在應當知道其購買的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產品的情況下,其搭贈行為侵犯了A公司依法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二審法院于2001年5月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本案的關鍵在于對被告搭贈行為的性質認定,即是否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
  我國商標法第三十八條列舉了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4種行為,其中第4種為“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商標法實施細則41條對該項規定作了具體解釋,明確列出“經銷明知或應知是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系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那么,B公司的搭贈行為是否屬于商標法所規定的經銷行為以及其是否應知其購買的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的商品呢?首先,B公司的搭贈行為屬于商標法所規定的經銷行為。本案中B公司認為其并未經銷、銷售所購白糖,其搭贈行為不構成對原告商標權的侵害。我們認為,搭贈其他商品是經營者促銷自己商品的經營策略之一,雖然從購買者的角度看,購買附有搭贈品的商品,可以在等量貨幣的前提下獲得額外收益,但其實質仍是經營者通過特殊的經營手段實現商業利潤的形式。由于搭贈的行為,經營者達到了促銷的目的,獲得了超額的經濟利潤,該利益中部分是因搭贈而取得的。搭贈行為是經營者的一種潛在的銷售行為,其性質不受商品價格是否提高、搭贈品是否攤入成本的影響。因此,搭贈商品的行為在性質上仍然屬于銷售行為。
  其次,B公司應知其從甲批發市場和乙批發市場購買的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的產品。B公司多次從XX市豐臺A公司購買A公司生產的“JINGTA公司NG”牌綿白糖,理應了解該商品的外包裝、產品質量及價格。用做贈品并被工商行政部門查處的“JINGTA公司NG”牌綿白糖,在外包裝、產品質量及價格上明顯與A公司生產的“JINGTA公司NG”牌綿白糖不同,因此,B公司應知其從甲批發市場和乙批發市場購買的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的商品。
  在應知其從甲批發市場和乙批發市場購買的綿白糖系假冒A公司產品的情況下,B公司仍予以買進。在銷售方便面的過程中又將該侵犯商標權的商品搭贈出去的銷售行為,導致侵權產品流入消費者手中,給A公司造成了損失,B公司的這種銷售行為是侵權行為。B公司應為其侵權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林某訴XX塑料廠侵犯其專利權被駁回案

【案情】

  原告:林某。
  被告:A縣XX塑料廠
  原告林某訴稱:原告享有專利號為1234567,名稱為“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的發明專利,被告未與原告簽訂任何合同,即自1997年底擅自使用原告專利安裝了三套生產裝置,生產氯化石蠟產品,因此,訴請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原告專利,向原告賠禮道歉,并向原告支付專利侵權費用人民幣3萬元及負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XX塑料廠辯稱:被告使用的是已過專利保護期的,專利號為7654321的專利,而原告的專利是該專利的從屬專利,被告使用原專利的同時并未覆蓋原告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氯氣通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因此,不構成侵權。另一方面,原告曾與私營(獨資)企業A縣某研究所簽訂了技術轉讓合同,陳某又依約成為該研究所的負責人,則在該所終止后,受讓專利應歸陳某所有,則以陳為業主的XX廠自然有權使用該專利。
  
【審判】

  B省C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原告林某于1987年10月6日向中國專利局提出“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申請,于1990年9月12日被授予發明專利權(專利號:1234567)。該發明專利權利要求書為:一種強制循環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的方法,其包括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釜內的氯氣和反應生成的氯化氫氣體經釜腔中線的出氣管口抽出,所抽出的氣體經噴射泵進入貯液槽,氯化氫氣體在噴射泵和貯液槽中被水吸收,將余下的氯氣鼓壓進位于反應釜底部的鼓動器,如此連續,使氯氣與釜內物料快速充分接觸并快速反應。
  1997年11月22日,林某與A縣某研究所簽訂了一份《技術轉讓合同》,合同約定,林某將其發明專利技術(專利號:1234567)轉讓給某研究所。簽約當日,某研究所按照合同約定一次性支付了轉讓費人民幣35萬元。同日,林某與陳某簽訂一份《移交備忘錄》,約定自簽約當日起某研究所負責人由林某移交給陳某,并由陳某承擔某研究所法人責任。嗣后,雙方并未就某研究所負責人變更問題履行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某研究所工商登記的負責人仍為林某,經濟性質為私營企業(獨資)。某研究所于1998年3月停產。XX塑料廠于1995年成立,負責人為陳某,經濟性質為獨資私營企業,主營增塑劑。
  1999年9月,林某請求C市專利管理處就XX塑料廠專利侵權一事進行調處。2000年11月5日,C市專利管理處做出榕專處字第018號《專利糾紛處理決定書》。C市專利管理處組織專家現場查看并經庭審質證,查明XX塑料廠生產工藝流程為:純氯氣經逆止閥、緩沖罐,與循環吸收后的余氯一并直接進入鼓泡器與原料石蠟進行反應,反應后余氯與反應生成的氯化氫由噴射泵抽出,所抽出氣體經噴射泵和貯液槽吸收氯化氫后余氯再返回與純氯一并進入鼓泡器再反應,如此連續,使氯氣與物料快速反應至所需氯化要求。為了防止石蠟倒流,達到安全之目的,采取了安裝逆止閥和緩沖罐的方法。C市專利管理處認為,“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并未被XX塑料廠的技術全部覆蓋,XX塑料廠使用的技術沒有落入請求人的專利保護范圍,因此,作出決定:被請求人不構成對請求人“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專利號:871068516)專利的侵權。林某認為C市專利管理處處理不夠客觀、科學公正。為此,向C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XX塑料廠停止侵權,賠償專利侵權費人民幣30萬元并賠禮道歉。
  B省C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
  某研究所與XX塑料廠均為依法登記領取營業執照的私營獨資企業,雖不具備法人資格,但可以作為其他組織,具備民事訴訟主體資格。林某作為某研究所工商登記的負責人與XX塑料廠負責人陳某簽訂《移交備忘錄》,約定某研究所的負責人由林某移交給陳某,并由陳某承擔某研究所民事責任,但雙方實際未履行法定工商變更登記手續。XX塑料廠未能在規定的舉證期限內證明某研究所的投資方只有陳某一人。因此,關于被告提出的某研究所實屬陳某獨資的私營企業,法院不予采信。1997年11月22日,發明專利權人林某與某研究所簽訂的《技術轉讓合同》約定,專利技術的受讓方為某研究所。某研究所和XX塑料廠均屬獨立民事立體,XX塑料廠在未取得權利人林某的許可下,無權使用其發明專利技術。
  將林某發明專利的技術特征與XX塑料廠現有氯化石蠟生產的技術特征進行比較可以明顯看出,二者的主要區別在于,XX塑料廠是把氯氣直接插入反應釜底部的鼓泡器內,利用鋼瓶的壓力進行鼓泡反應,采用底部通氯、機械攪拌方法;林某專利技術是把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避免因壓力不平衡的可能產生“頂氣”現象,實現大量的新鮮氯氣參與循環?!皩⒙葰夥胚M釜內上部非反應區空間”這一技術特征屬林某的發明專利與現行鼓泡法裝置存在的最明顯區別之處,從整體上體現了林某“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的技術方案,也體現了構思完整,控制簡單,具有新穎性和創造性。綜合林某在專利說明書中載明的發明目的、技術方案、效果,以及權利要求書中明確記載的權利要求內容,可以認定“將氯氣放進釜內上部非反應區空間”技術特征屬于林某的“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權利要求中的必要技術特征。林某提出其發明專利要求保護的主題名稱是強制循環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的方法,其目的和效果是使氯氣與釜內物料快速充分接觸并快速反應,應以此解釋權利要求中的必要技術特征應屬于強制循環鼓動這一特征的主張,證據不足,不予支持。林某“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并未被XX塑料廠的技術全部覆蓋。XX塑料廠現有使用的技術沒有落入林某的專利保護范圍。XX塑料廠不構成對林某“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專利號為:1234567)發明專利的侵權。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六條、第五十六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之規定,該院于2001年9月12日作出如下判決:
  駁回原告林某的訴訟請求。
  林某不服一審判決向B省高級人民提起上訴稱:原審法院歸納被上訴人的技術錯誤,經庭審質證并認證的被上訴人的技術與原審法院歸納的被上訴人的技術相比,原審法院歸納的被上訴人的技術中增加了“攪拌器”、“少量余氯”等內容,“氯氣放釜空間”不是上訴人專利發明必要技術特征,與發明目的、效果無關,是多余指定。被上訴人技術與上訴人專利相比,除氯氣放入點不同外,具有完全相同的組成要件及其結合,達到同樣的效果,已構成對上訴人專利侵權。被上訴人侵權安裝的裝置,日生產能力氯化石蠟5噸,副產品鹽酸8.5噸,累計3年,約生產氯化石蠟4000噸、鹽酸6800噸,總產值逾2000萬元,所得約200萬元。故請求:撤銷原審法院判決;判令被上訴人立即停止使用上訴人發明專利“XXX生產氯化石蠟裝置”(專利號:1234567);判令被上訴人賠償上訴人30萬元,并賠禮道歉;判令被上訴人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上訴人XX塑料廠辯稱:原審法院對本案適用法律正確、判決駁回原審原告的訴訟請求公平合理。但對答辯人提出的某研究所屬于陳某獨資的私營企業不予采信,從而導致認定事實有誤。提交原審法院的證據足以證明某研究所事實上已變更為陳某的私營企業?!奥葰夥鸥臻g”是上訴人發明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此特征是經專利局審定,明確記載于獨立權利要求中,決非多余指定的非必要技術特征。故請求維持原判,依法駁回上訴。
  被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在代理意見中還認為:被上訴人所采用的技術,其工藝構思、技術方案均來源于已終止專利權的7654321號“攪拌式固相氯化法制備氯化高聚物的工藝”發明專利。上訴人在提交給市專利處的專利糾紛調處請求書中對此亦予認可。
  B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上訴人林某發明專利的核心是以“強制循環鼓動”的方法生產氯化石蠟,但其發明專利的權利要求所記載的不是有關發明的全部技術過程,而是關于發明專利保護范圍的法律文件。對專利權的保護不能離開權利要求書中明確記載的必要技術特征,對權利要求的任何解釋必須以說明書及附圖為依據。林某在其已公開的871068516號發明專利的說明書中表明“本發明的任務是提供一種設備簡單、易于操作、無三廢污染、安全可靠、投資省、效率高,僅有氯化及產物后處理兩種功能的生產裝置?!痹跈嗬髸袑ⅰ皩⒙葰饨涍M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即上述的“氯氣放釜空間”)列為要求的第一項,并且在說明書中作了進一步的解釋,為了排除原來鼓泡法中釜內物料倒流的可能性,“本發明只把純氯放入非反應區,氯源與鼓動器無直接連接”。由此可見,“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是為了實現該發明專利中“安全可靠”之目的必須的重要技術措施,并在對該項權利的解釋說明中明確表明,“本發明只把純氯放入非反應區”,這樣就對該項權利要求進行了限定,并排除了將氯氣放入其他部位的可能性,即將氯氣放入其他部位均非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在訴訟中,上訴人林某提出該項權利要求是多余指定,是擴大其專利的保護范圍,這與該專利公開的權利要求和說明書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被上訴人XX塑料廠是采用將氯氣經逆止閥、緩沖罐與反應后的余氯一并直接進入鼓泡器的技術方法,為了防止物料倒流,采取了安裝逆止閥和緩沖罐的方法,這與林某發明專利中“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氯源與鼓動器無直接連接”的技術方案是不相同的,其功能和效果的差異是實質性的,故林某認為這兩種技術方案為等同,XX塑料廠對其發明專利的“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進行等同替換的意見,依據不足,不予支持。
  有關某研究所與陳某的關系,以及XX塑料廠是否有權使用林某發明專利的問題,原審法院判決已確定。XX塑料廠并未對此提出上訴,僅在上訴答辯中提出異議,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該異議不屬于上訴審理范圍,本院不予審理。
  綜上,“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為林某1234567號“強制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XX塑料廠所使用的技術中無該技術特征或者用等同技術替換,故XX塑化現在使用的生產氯化石蠟技術未被林某1234567號“強制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所覆蓋,即XX塑化現在使用的生產氯化石蠟技術沒有落入林某1234567號“強制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保護范圍,不構成對林某1234567號“強制鼓動法生產氯化石蠟裝置”發明專利權的侵犯。林某上訴理由不充分,上訴請求不予采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于2001年12月28日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由于本案被告不僅提出其從原告處依合同受讓訟爭專利,而且主張其使用的并非原告的專利而是另一已過專利保護期的專利,而雙方又對原告主張的多余指定原則的適用僵持不下,因此,法官需要理清判案的思路:
  1首先應當確認原告的專利是有效的并確定其保護范圍。本案中對于專利的有效性,原告以專利證書及年費繳費收據加以證明,被告對此亦無異議。根據法律規定,專利的保護范圍應依權利要求書來確定,但本案中由于原告訟爭專利的權利要求所記載的不是有關發明的全部技術過程,而是關于發明專利保護范圍的法律文件,因此,在以權利要求書上明確記載的必要技術特征為依據的同時,還應以說明書及附圖為依據來正確解釋權利要求。
  而本案中由于原告提出了適用多余指定原則的要求(即要求認定訟爭專利的權利要求書中記載的“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這一技術特征為附加技術特征),又使問題復雜化了?,F實操作中法官要認定記載在專利獨立權利要求中的某個技術特征是否屬于附加技術特征,應結合專利說明書及附圖中記載的該技術特征在實現發明的目的、解決技術問題的功能、效果以及專利權人在專利申請、撤銷或者無效審查程序中向中國專利局或者專利復審委員會所作出的涉及該技術特征的陳述,進行綜合判定,并至少考慮以下三方面:(1)就整個專利技術方案而言,缺少了該技術特征,技術方案是否仍然完整,符合充分公開的條件;(2)缺少該技術特征,技術方案是否仍符合專利授權條件,符合專利性。(3)該技術特征不得存在專利權人反悔的情形(禁止反悔原則)。此外,還應確認此種排除不應不適當地擴大原告專利的保護范圍,從而背逆了這一原則本身公平的價值取向。具體到本案,原告林某在其已公開的1234567號發明專利的說明書中表明“本發明的任務是提供一種設備簡單、易于操作、無三廢污染、安全可靠、投資省、效率高,僅有氯化及產物后處理兩種功能的生產裝置?!痹跈嗬髸袑ⅰ皩⒙葰饨涍M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即上述的“氯氣放釜空間”)列為要求的第一項,并且在說明書中作了進一步的解釋,為了排除原來鼓泡法中釜內物料倒流的可能性,“本發明只把純氯放入非反應區,氯源與鼓動器無直接連接”。由此可見,“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是為了實現該發明專利中“安全可靠”之目的必須的重要技術措施,并在對該項權利的解釋說明中明確表明,“本發明只把純氯放入非反應區”,這樣就對該項權利要求進行了限定,并排除了將氯氣放入其他部位的可能性,即將氯氣放入其他部位均非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因此,若對該項權利要求適用多余指定,將會不適當地擴大其專利的保護范圍,與該專利公開的權利要求和說明書的表述不符,則原告林某的主張不應被支持。
  2確認了原告權利的合法性及受保護的內容之后,應當首先關注的是被告提出的合同關系的抗辯,若合同關系成立則賦予了被告使用行為以合法依據,也就無須再繼續審查侵權認定的問題了。本案中,被告抗辯稱某研究所與XX塑料廠均為依法登記領取營業執照的私營獨資企業。林某作為某研究所工商登記的負責人與XX塑料廠負責人陳某簽訂了《移交備忘錄》,約定某研究所的負責人由林某移交給陳某,并由陳某承擔某研究所民事責任,但雙方實際未履行法定工商變更登記手續。由于企業負責人的變更是以工商變更登記為要式的行為,未經登記的變更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要式而不受法律保護,因此,對被告的此項主張不應予以認可。此外,XX塑料廠亦未能在規定的舉證期限內對于其主張的某研究所的投資方只有陳某一人的事實舉證,因此,對于原告林某與某研究所依簽訂的《技術轉讓合同》轉讓的專利技術不能認為屬陳某所有,被告所稱的合同關系不能成立,XX塑料廠無權未經許可使用林某的第1234567號發明專利技術。
  3排除了合同依據,則案件審理進入了侵權判定的實質階段,即被告的生產方法與原告專利的對比階段。由于本案訟爭的是方法發明,因此,被告應依法對其生產所使用的方法負舉證責任,本案中被告未能對其主張的“所采用的技術,其工藝構思、技術方案均來源于已終止專利權的7654321號‘攪拌式固相氯化法制備氯化高聚物的工藝’發明專利”的事實舉出相應的證據,因此,對該主張不予采信。那么,本案中被告的生產方法如何確認?是否可以被告未盡舉證責任為由判令其侵權成立?由于本案在訴訟前林某曾申請C市專利管理處對被告的生產行為進行查處,C市專利管理處在調查后作出了“榕專處字第018號”決定,其中確認了被告的生產方法,且雙方當事人對此均無異議,因此,在被告生產方法可以認定的情況下不應徑行以被告未盡舉證責任為由作出不利于被告的判決。
  在將前述確認的被告的生產方法與原告的專利進行逐項的技術特征對比之后,可以確認被告的生產方法并未覆蓋原告專利的權利要求書中記載的“將氯氣經進氯管送入反應釜上部非反應區空間”的技術特征,因此,依據侵權判定的全面覆蓋原則,被告不構成專利侵權。
  通過本案的審理,可以更具體而深刻地認識到,法官在審理案件過程中,事實認定的過程是依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與辯來推進的,但法官作出的法律適用的判定,必須是通過綜合全案的審理情況及經審理而顯現出的法律事實,依據法律關系的層層推進來進行法律分析、取舍與整理,從而真正形成一條完整的法律鏈,并最終推導出惟一確定的結論的。這種判斷應當是高層建瓴的,是理性、客觀的,是源自事實又高于事實的。
 
 
 
                     甲研究所訴乙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
                           
【案情】
原告:甲研究所
被告:乙公司
    2001年10月,A市甲研究所開發完成了k軟件,并于2002年6月15日取得計算機軟件登記證書。登記證書載明:著作權人是甲研究所,推定自2001年10月21日起享有該軟件著作權。甲研究所自2001年10月起向社會銷售編有加密程序的k軟件。2002年9月間,A市乙公司下屬的丙產品部未經甲研究所許可,將k軟件列入其軟件產品目錄,在全國展銷會上向外報價推銷,又于9月8日現場復制已經解密的k軟件,并以500元、460元的價格向外銷售兩盤,銷售貨款入乙公司帳戶,出具的發票加蓋了乙公司財務專用章。2002年11月9日,甲研究所起訴至A市人民法院,認為乙公司未經其許可,將k軟件列入自己的產品對社會宣傳,并且自行銷售不加密的k軟件,影響了其銷售市場,故請求判令乙公司停止侵害、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已發生的銷售損失及將發生的銷售損失共20萬元。乙公司辯稱:我公司與丙產品部是合作關系,侵犯甲研究所權利的是丙產品部,應由產品部承擔責任。
 
【審判】
    訴訟中,法院委托丁研究中心對乙公司銷售的k軟件進行技術鑒定,結論證明樣品中的兩種軟件有90%的相同地方。審理中,A市人民法院委托審計事務所對甲研究所k軟件的銷售進行了審計鑒定,結果表明,甲研究所自2001年10月將k軟件投放市場后銷量呈上升趨勢,其中2002年9月銷售達50盤,2002年10月銷量銳減,2003年2月銷量為0,整個銷售期間共銷售150盤,平均每盤售價為540元。根據上述審計結果,以甲研究所2002年9月銷售的50盤為月銷量的標準,計算出甲研究所2002年10月至判決作出日可銷售的總盤數,減去實際銷售數,即為甲研究所因乙公司侵權而少銷售的盤數,再乘以每盤的平均利潤,同時酌情扣除影響微宏研究所銷量的其他因素(如過節放假),計算出甲研究所的實際經濟損失為5萬元。
       A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甲研究所對其開發并已登記注冊的k軟件享有著作權。乙公司未經甲研究所許可,公開把k軟件列入其軟件產品目錄向外報價推銷,并且采取現場直接復制方法對外銷售解密的k軟件,該行為違反了《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的規定,侵犯了甲研究所對k軟件享有的著作權。甲研究所起訴主張判令乙公司停止侵害,公開賠禮道歉,賠償損失,應予支持,賠償數額可根據甲研究所的銷售損失情況酌定。乙公司辯稱應由丙產品部獨立承擔責任一節,因丙產品部直接以乙公司名義對外銷售k軟件,并使用其發票,故該侵權行為應視為乙公司所為,由此而產生的侵權民事責任亦應由乙公司承擔,乙公司的理由不成立。2003年2月23日,A市人民法院依照《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第三十條第(六)項、第(八)項之規定。判決:一、乙公司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停止復制、銷售k軟件;二、乙公司賠償甲研究所經濟損失費5萬元,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逾期支付,按每日萬分之三支付滯納金;三、乙公司于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在《中國計算機報》一版位置,刊登經本院審核的啟事,向甲研究所賠禮道歉。宣判后,甲研究所和乙公司均未上訴。
 
【評析】
此案是我國法院審理的有關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侵權糾紛案。計算機軟件是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之一〔著作權法第三條第(八)項〕,它包括計算機程序及其有關文檔。由于計算機軟件開發和使用的特殊性,著作權法規定其保護辦法另行規定。因此,處理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在適用法律上,主要應當適用《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根據《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受本條例保護的軟件必須由開發者獨立開發,并已固定在某種有形物體上;根據《條例》第六條的規定,中國公民和單位對其所開發的軟件,不論是否發表,不論在何地發表,均依照本條例享有著作權. 本案由甲研究所開發的k軟件,不但早在2001年10月開發完成,并于2002年6月15日取得了計算機軟件登記證書,其對該軟件享有著作權是沒有疑問的,并且應依法自2001年10月起享有著作權。根據《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軟件著作權人對其開發的軟件享有發表權、開發者身份權、使用權、使用許可權和獲得報酬權以及轉讓權。其中使用許可權是指許可他人以復制、展示、發行、修改、翻譯、注釋等方式使用其軟件的權利。本案乙公司未經k軟件著作權人甲研究所許可,擅自復制、銷售其軟件,就侵犯了甲研究所的軟件使用許可權,構成《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三十條第(六)、(七)項所指的侵權行為,乙公司應依法承擔停止侵害、公開賠禮道歉和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A市人民法院對乙公司侵權行為的認定和確定的民事責任,是符合事實和法律規定的;其對甲研究所所受到的經濟損失的計算方式也是可行的。這里要說明的一點是,《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在“計算機軟件的登記管理”一章的第二十四條規定:“向軟件登記管理機構辦理軟件著作權的登記,是根據本條例提出軟件權利糾紛行政處理或者訴訟的前提。軟件登記管理機構發放的登記證明文件,是軟件著作權有效或者登記申請文件中所述事實確實的初步證明?!北景阜ㄔ涸谂袥Q中也引用了此條第一款的規定。這是否表明凡就計算機軟件糾紛向法院提起訴訟,都必須先進行軟件登記,也即軟件登記是法院受理此類糾紛的必要條件?是對當事人起訴權的限制?我們認為,不能作這樣的理解,理由如下:其一,根據《條例》第二十三條的規定,軟件登記采取的是當事人自愿的原則,屬于任意性規定,不是強制性規定,因而不可能因未登記而限制其訴權。其二,根據《條例》第五條、第六條的規定,計算機軟件著作權自開發完成時起即產生,到登記還有一段過程,在登記之前,著作權人如發現其權利受到侵犯,因還未登記而不能起訴,是和立法保護權利的宗旨不符的。其三,計算機軟件登記和專利申請的性質不一樣,先后登記的軟件不發生排斥,只要是一個獨立開發并能夠獨立運行的軟件即可。故軟件登記實際上是登記申請文件中所述事實確實的初步證明,其證明力大于其它證據。據此,法院受理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案,不應以是否登記為受理條件。


徐新如律師   手機:13924973969        備案號:粵ICP備17020077號-1

地址:中山市東區康華東路23號明遠大廈2、3、5層        郵箱:13924973969@139.com

版權所有:徐新如律師-京師(中山)律師事務所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
苍井空视频-公车上把腿张开让人摸-h动漫全彩纯肉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